樱花落了-沉迷本田植物园无法自拔

APH圈里炒鸡玻璃心的一只小透明
主食极东兄弟/姐妹(本田植物园都是我的!)
【极东可逆不可拆】
兼食露中米英冷战独伊等等
基本无雷区(不吃菊湾港英)
头脑一发热就会产点不好吃的粮
QQ:925506818,要扩列请记得备注
欢迎米娜来找这只大学狗谈人生

占tag致歉,如果被打扰到了请无视。
忍不住想挂一个人。本来只是想吐槽一下某个作者的历史观不正确,至少是不够准确,没想到原作者还没说话就有个自大狂跑出来反驳。好吧我承认自己才疏学浅而且语气不够友善,有揪着某一点不放的意思,而且可能真的断章取义了。但没想到这人吵着吵着居然给我扣上洗白俄/罗/斯的帽子,还说本科生都是傻逼。EXM?
说不过我你可以闭嘴,搞人身攻击就是你黔驴技穷的证明,个人简介里还说自己是直男,直男才不背这个锅呢【微笑脸】。
第一次挂人,要撕我绝对奉陪,谁怂谁孙子。

无题

也不知道有些人在怕什么
明明自以为是还不承认
自己觉得理亏就删帖试图掩盖痕迹
如果说是因为我言辞太激烈了
你大可以直接指出来我态度差
我改还不行吗
删贴又是怎么回事
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真的以为删掉了就神不知鬼不觉
没关系,截图和评论消息我都存有的
最后向被打扰到而删文的小可爱致歉
对不起我不是要针对你
实在是因为一些人的做法太恶心
我看不下去才想站出来反驳
某些人想挂我的话请便,要撕Ⅹ的话我也奉陪
反正乐乎和tαg都不是你家开的。
【友善微笑】

关于极东圈(aph圈)的一些发泄,不吐不快。

占tag致歉。
深夜修仙产物,不说出来更睡不着。
对事不对人,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请不要对号入座。
本人玻璃心,不喜欢被怼。

    玩lofter有半年多了,一开始是混贴吧,为了找到更多aph的粮吃,我下了乐乎并注册了账号,从此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本来还不怎么明确自己的喜好,逛了几个月后才明白喜欢哪些CP,也就是在我个人介绍里提到的,想了解的可以去看看。
    我的本命是极东,耀菊菊耀黯葵葵黯都吃,没什么攻受上的偏爱。可能不准确吧,据我观察,极东圈最常见的现象之一就是耀菊(黯葵)党和菊耀(葵黯)党相互撕逼,有不少人,包括一些fo几百上千的大佬都在简介里标注了自己是哪一边的人。本来,站谁攻谁受是个人喜好问题,无可厚非,但是有的时候,(个人意见)如果对cp的攻受问题太过于执着的话,往往就会看对方不顺眼,甚至在一篇无差文里(明确标注了两个tag)都可以撕起来。
    或许有些小萌新刚玩乐乎,不太清楚有些老人的洁癖能达到什么程度,也可能是在标tag时无意遗漏了哪一边,然后下面的评论里就有人(包括一些大佬)开始“教育”新人要注意tag啦balabala之类的……说实话,我并不是反对标tag时要多加考虑,也讨厌随便加与图文内容无关的tag的行为,但是总会有极个别人说着说着就开始发火了,想当然地认为lo主的文偏向此攻彼受却把此受彼攻的tag标在前面,甚至在lo主已经明确表明这篇文是无差的时候还一遍一遍地叫人家删tag。不要不相信有这种急吼吼的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恕我直言,说得难听点,这种人就是以自我为中心,觉得自己混圈时间长点就可以以前辈的姿态去“教育”新人。乐乎又不是你家开的,上面汇集的是全国的网友,你不能要求别人与你的想法完全一致。别人可能有做不对的地方,善意提醒一两句即可,没必要死死揪着不放,浪费彼此的时间和精力,更何况人家也没有义务听你的,删tag甚至是自己写的文、画的图(无授权转载除外,盗取别人的劳动成果的确该骂)。
    还有一点也是我憋在心里好久了的,也和“资历”有关。平心而论,大多数太太都是文画双修的大触,为人也十分和善,至少对自己不熟的lo友也不会说出一些在现实中不敢随便对陌生人说的话。我关注的14k+lo友中,fo成百上千的大佬少说也有上百位。必须承认的是,通过关注他们,我基本上每两三天都有粮吃,因此我很感激努力产粮的太太们。不过,毕竟网络是个虚拟世界,能很好地掩盖人的真实性格,极少数时不时产粮的大佬我也算混了个头像熟(?),但就是这几个人,几乎次次忽略我们这些小透明的评论,只和自己的熟人互动,而且就算回复了也是冷嘲热讽,还对小透明们的文或图提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我这里意有所指,但不方便公开是谁,反正那几个人的ID我也知道)。当然,选择怎么对待你的读者是你的自由,读者也有选择看与不看、评与不评的权利,管你是fo破几百几千的大佬,有多少熟人混乐乎支持你,但若连对陌生人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说得再难听点,你就是个没教养的。
    就说这么多了,本想安安静静地在乐乎上混的,但实在是看不惯一些人的做法。乐乎不是你的朋友圈,别把私人恩怨带上来让网友看笑话,也不要觉得自己有多牛逼。我也承认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吃粮时看到好的总有点推荐的小蓝手的习惯,有时可能会触到一些太太的雷区,在这里向你们道个歉啦!我还是喜欢看你们的图和文的,以后会多加注意的。
    睡了,晚安~

【小段子】能动手就别逼逼

食用说明:

1、首次试水异色极东,黯葵葵黯无差,慎入。

2、不怎么明显的国设,日常向,人物可能会ooc。

3、结尾有常色出没。(并不)

感觉到令自己不爽的某人在办公室门口出现并逐渐靠近的身影,王黯抬起眼皮瞥了一下,又迅速低下头看桌面上的文件,假装没听见那个人带着一丝怒气的声音:

“王先生,最近在会议上你怼我怼得很欢啊,看来小生不来问候一下您是不行了。”

王黯眯起眼睛,抬起头,正好对上那双不羁的红眸。冷笑了一下,带着恶劣的玩味,“本田葵,要说怼人的话,恐怕你才是内行吧,”他越说越来气,“这些年你跟那个美/国/佬混,本事没长多少,倒是学会了怎么骂我,像什么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心胸狭隘,锱铢必较,道貌岸然,一个比一个难听,不过老子可不记得有教过你这些东西。而且······你真的不觉得你在骂自己?可笑啊可笑!”说完后,他竟然笑得更厉害了。

本田葵听了这些话,竟一时不知如何反驳,脸上气出了绯红,还要强撑着说:“那是因为老狐狸你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停顿了一下,他说,“那个时候,耀桑带着我弟弟,没空管小生,才把小生扔给你这个混蛋······”

王黯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哦?你说我是混蛋?”他一下子站了起来,身后的靠背椅因为突然的推搡而在光滑的地面上划出刺耳的响声。没等本田葵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一只冰凉的手捏住了,“小兔崽子长本事了啊,老子还没说你,你就找上门来挑衅,想打架吗你!”

本田葵也露出了恶劣的笑容,一拳就招呼在王黯的左脸上,“小生今天出门忘记带刀了,要不然早就砍死你这只老狐狸了,你要是不怕引起外/交/争/端的话,那就来吧!”

“很好,小混蛋,今天不把你打到进医院,老子的姓就倒过来写!”王黯说着,直接踩上了办公桌扑向本田葵。

······

 

 

 

 

 

 

 

 

 

 

 

门外的客厅里,一只圆滚滚的熊猫正悠闲地啃着竹子,旁边那只黑白相间的短尾猫也在津津有味地嚼着小鱼干,两个年轻人(?)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着电影,仿佛没听见办公室里激烈的打♂斗♂声和叫骂声。

【END】


子菊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原创】一堆杂食段子?

注意:

国设,lo主脑子有坑的产物,慎入;

攻受混乱,微all耀向,含露中、独中、独伊、米英、朝耀、菊耀,有洁癖者请注意避雷;

有本家动画梗和少量三次元梗出没,请勿当真,笑笑就好;

人物属于黑塔利亚,OOC属于我;

画风突变注意,不虐极东会死系列(。)

 

(一)

 

王耀一直觉得,一碗不拉金丝鸡,哦不,是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身材高大而又带着软绵绵的娃娃音的斯/拉/夫/人是个很神奇的存在。犹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当亚瑟和弗朗西斯这两个金黄色头发的侵/略/者理所当然地向自己提出一些无理要求之后,伊万却只说了一句“你们两个不要这样子嘛”,再绕到自己身后,两只熊爪轻飘飘(?)地搭上自己的双肩,然后低下头,用温柔不已的嗓音在耳边说:“毕竟,中/国君可是要和我一起过日子的哟!”自己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呢?现在想想也很可笑,居然是毫无形象地狂叫起来:“啊啊啊啊啊!苍天救我!”

一直到今天,每当随上司出行,到这头北极熊的家里访问的时候,他还会趁人不备把自己拉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俯下身,两只熊爪肆意地蹂躏着自己娇嫩的脸蛋,一边揉一边笑眯眯地说:“小耀今晚就跟我睡吧,万尼亚好期待哦······”而王耀每次都会一脸嫌弃地拍掉他的爪子。

“小耀,听说你这次要在我家待26个小时呀,是不是要在万尼亚这儿过夜啊kurokurokuro……”

“想都别想。”王耀满脸的生无可恋,“我明天还得赶飞机去路德维希先生家,今晚跟你睡,第二天会起不来的。”

(二)

亚瑟时不时地约阿尔弗雷德出来喝茶,当然每次都是他优雅无比地品红茶吃点心,而美/国小伙子豪迈无比地嚼着汉堡包、吸着可口可乐。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亚瑟不知是吃死扛多了还是很久不得进厨房,竟然破天荒地说:“说起来,真得感谢王耀,要不是他借给我两只熊猫,斯科特那个混/蛋还得天天闹着跟我分家······”阿尔弗雷德把嘴里的汉堡咽下,然后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绅士,然后伸出手去摸他的额头,换来的是一个白眼。亚瑟脸红了:“哼,本绅士才不是为了夸王耀,只是好久没去看熊猫了而已……”

阿尔弗雷德猛吸一口可乐,因为太急差点呛着:“王耀给你的熊猫不是在你哥家么?想去看就去呗。”

“……”亚瑟再次丢给他一个白眼,这小子是真的ky,最近自己家里因为脱/欧的事,两位女上司闹得不可开交,两兄弟更是好几个月没见面了。这个时候去找斯科特,无论以什么理由,都只会被拒之门外的吧。

“阿尔,你家有十几只熊猫,我想抽空去看看。”亚瑟居然红了脸,不好意思地说,“当然,只是看熊猫而已,才不是为了看你呢!”

“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亚蒂要来本Hero家看熊猫了哈哈哈哈哈哈……”

“Baka!小点声啊!被人听到不好!”

阿尔弗雷德的笑声随着庭院外某人的大呼小叫“鸦/片!你在吗?朕有事找你”截然而止。他马上跳下座位往屋里跑,“王耀这老家伙来催我还钱了,亚蒂你的卧室先借我躲躲,看熊猫的事过后再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瑟觉得自己像是吃了死扛,怎么会养出这种没出息的弟弟啊喂!Baka!

(三)

路德维希早早起床,穿着一身新定制的西装和上司们一起去迎接从东/方来的客人。在熙熙攘攘的欢迎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那个人脸上挂着温润如玉的微笑,向他挥了挥手,琥珀色的眸子里充盈着欢快和温柔。当然,如果刻意忽略掉那只趴在他肩上黑白相间的圆滚滚的萌物,时不时地蹭他的头发这一件事,王耀这个人(?),此时此刻,从上至下还是散发着一股王者之气,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在柏/林动物园新建好的熊猫馆外面,王耀看着玻璃幕墙里那两只怡然自得地啃着竹子的滚滚,耳边听着德/国/百姓的欢呼声和路德维希详细的介绍,脸上顿时换上了一副奸商特有的腹黑笑容。多亏了自己家特有的这种上古神兽(?),使得不计其数的国/家排着队挤破门槛都要来租,起步价一只每年一百万美刀,还不包括修缮场馆、购买和空运竹子、请饲养员和医疗团队等等后续的费用,小钱钱真的好好赚啊······

然而,过了没多久,这种其乐融融、如沐春风的氛围就被打破了。随着由远及近的一声“多椅子!多椅子”,一个棕色头发的意/大/利少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飞扑到路德维希身上。隔着几步的距离,他都能清楚地看到路德维希脸上那种胃病犯了的表情。少年周围洋溢着粉红色的泡泡,看到这一幕,王耀自觉地转身走开,简直太过分了,自己一个禁欲多年的老人家,连出国访问都要被秀恩爱!

“Ve~多椅子,这是熊猫吧,好卡哇伊啊~”

“是啊,费里你怎么不好好在家里待着,又偷跑出来了······”

“因为我想多椅子了啊!哇,既然熊猫这么可爱,那我去摸摸吧!”

“喂!你这家伙,不要乱动啊!会吓着它们的!!!”

(四)

是夜,月色如水,透过雕花木窗轻柔地洒在床上。王耀睡着了,但从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和有些急促的呼吸来看,此时的他睡得并不安稳。又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事呢······

梦里那个同样是有着温柔的月光的深夜,王耀坐在王京家里,听说了在宛/平城外中/日双方军队的激烈争吵,心头有着强烈的预感:那个人还是会来的,上一次他来了,这一次,他同样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仿佛是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不顾王京的极力阻拦,他吩咐属下备好马,自己骑上去快马加鞭地赶往那儿。

近了,近了,宛/平/城就在眼前,卢/沟/桥近在咫尺,尽管夜色很深,在月光的照射下,他还是看到了他。王耀不愿相信,却还是不敢相信,他只用一眼就瞥见了桥的另一头那个身着白色军装的瘦高身影,手里所持的武士刀将月光折射出令人胆寒的亮度,也映出了少年漆黑的双瞳和冷淡的表情。他一脸漠然地注视着对面不远处那个身着墨绿色军装的人,似笑非笑地说:

“哥哥,我们又见面了。”

王耀眼里倒映出那个无比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他一时有些失神,却又很快清醒过来,“呵,别叫我哥,我怎能受得起这个尊贵的称呼。你既然来了,就得承受我们中/国/人的怒火。”

“哥哥,你不用担心,不仅之后,你就会是在下的了,让你完完全全成为在下的所有物,是我多年来的目标。”

“那你就来试试看!”王耀紧咬牙关,举起手枪对准了本田菊,“中/国,从来不属于任何人!你也一样!”

“哥哥还是一如既往地固执呢,那就开火吧。”

炮弹爆炸的尖锐声响,划破了寂寥的长空;周围燃起了熊熊火焰,似乎要将一切都燃烧殆尽;英勇的将士们面对敌人毫无惧色,密集的子弹向着对面打过去,鲜血染红了桥上的石狮子······

天色渐渐地亮了。

王耀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王京敲了几下门,见没人开就直接冲了进去,一把掀开薄薄的夏凉被:

“哥,起来了!不然七/七/事/变八十周年祭就迟到啦!”

“哦······”

百度上找到的图~今天依然沉迷耀耀\^O^/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第二次参加这个,嘻嘻~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原创】论岛国组变小的那些事

食用说明:

1.其实主cp为米英,副cp为耀菊,金钱、朝菊什么的只是错觉【喂】。

2.脑洞大开、意义不明的国设,日常(?)轻松向,本人渣文笔,求别打。

3.一发完结,虎头蛇尾,人物可能ooc,都是我的锅,我的锅。

 

                                     一

    清晨六点半的闹钟响了,把自己裹在英/国国旗图案的被子里的亚瑟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昨晚宿醉留下的头痛还久久挥之不去。突然,他发现自己头上的天花板看起来似乎变大了,压在身上的被子也比往常重了点。“等等!”他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伸出双手一看,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三秒钟后,确认了自己一夜之间变回小孩子的事实。

亚瑟抓了抓因为晚上睡觉不老实而弄乱的头发,脸上露出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表情,都怪王耀那个老妖怪,昨晚散会后非要拉着其他人一起喝酒,伊万那头蠢熊肯定是附和的,更令他惊讶的是另外那俩货居然也同意。当然,最后的结果已经第N次地证明,王·千杯不倒·耀在喝酒上自认第二,还真就没人敢认第一。自己根本喝不了酒,却还是被那个怎么喝都喝不醉的混蛋中/国/人灌了好几杯,怎么回到白/金/汉/宫的根本就不知道。

不过,话说回来,喝酒就喝酒吧,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变小了呢?亚瑟转头望向床头柜上那瓶不知什么时候少了一半的绿色液体,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这个baka,到底是哪一天忘记把这种能把人变小的“饮料”放回实验室了,然后在昨晚喝得不省人事地回来后把它当成醒酒汤喝了下去。想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今早九点还有个会要开,他认识的国/家基本上都会来,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贸然前往?一定会被那帮人拍照留下“证据”的,这可是有损我大/英/帝/国的形象啊!不行,今天的会我不能去了,反正那个整天得意洋洋的憨八嘎boy说的话也没人愿意听······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二

于是乎,在今早的例行会议上,阿尔弗雷德疑惑地望着属于红茶绅士的空位子,还有伊万身边到现在还空无一人的专属于王耀的位置,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王耀这个千年老妖,仗着自己酒量好把我们都灌醉了,害得本hero今早还头疼,现在倒好,亚蒂没来,他也没来······等等,他们现在不会醉倒在哪张床上吧?卧槽,我在想些什么东西!”

尽量把那些龌龊的想法甩开,阿尔清了清嗓子,看向面前的稿子,正欲开口,大门忽然被推开,会场里的国/家们转头望去,看到的是——

伸着一身笔挺西装的王耀双手抱着一个睡得正香的孩子旁若无人地进来了,不过可能是生怕吵醒了他,脚步放得很轻。美/国/人看向那个孩子的黑色短发和身上那可爱无比的小碎花和服,突然反应过来,再望向远处的某个座位,那是本田菊的,现在它也是空荡荡的。

“王耀,你给本hero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亚瑟和本田去哪了?”阿尔弗雷德强忍住心里涌上来的怒气,犀利的眼神透过薄薄的镜片直直地射向刚刚坐下来的中/国/人。

而后者,只是调整了一下抱孩子的姿势,脸上挂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本田啊,正如你所看到的那样,变回小时候的样子了呗。他家上司很为难,说什么美/国先生的会不敢不来,但是本田变成这个样子也不好直接出席,毕竟小孩子一天要睡上十几个小时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我架不住他们的央求就带他过来了······”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完全忘记了可怜的英/国先生。

阿尔此时完全理解了路德维希胃痛时的感受,他气得拍了一下桌子,“你还没回答完!亚瑟呢?他又在哪儿?”

王耀耸了耸肩,还没说话,他怀中的小菊就被拍桌子的声音吵醒了,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然后翻了个身,嘴里嘟囔着:“nini,这是哪儿,好吵啊······”小孩子软软糯糯的声音把王·弟控·耀的心都萌化了,他斜睨了一眼怒气冲冲的美/国/人,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我怎么知道?要论英/国先生在哪儿,你才应该最清楚吧?”然后他的眼睛对上孩子的视线,马上换了一副语气,那嗓音温柔得让在场的国家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小菊,听哥哥的话好好睡觉吧,等哥哥开完会就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过了一会儿,从某个角落爆发出一阵戏谑的笑声,大家好像对王耀难得一见的母性(?)的光辉喜闻乐见,笑声从四面八方涌来,会场顿时嘈杂一片。阿尔弗雷德的脸色越来越铁青,他干脆把所有的火气都撒向了王耀:“你个老不死的,在本hero的会上捣什么乱?还能不能好好开个会了?这可是办正事的场合······”

王耀不甘示弱,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拼命忍住笑:“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想笑就笑,怪我咯?算了我也不在这儿待了,没意思。走了啊!”然后他抱着重新入睡的小菊,大摇大摆地走向门口,边走边说:“这地方太吵了,我还是回家哄孩子去吧······”

“你!”阿尔弗雷德有那么一瞬间想直接从楼上跳下去,看着其他国/家不停地狂笑着看他的窘境,气得想把会议室的东西都砸了。

                                三

会议草草结束后,阿尔弗雷德急急忙忙直奔英/国,当他直接推开亚瑟房间的门时,惊住了:一个金黄色短发、粗眉毛、绿眼眸且穿着白色睡衣的小孩正在柔软的大床上无聊地滚来滚去。看到他来了,亚瑟慌了神,急忙往被子里钻,却被两眼发光的阿尔弗雷德一把抱住,嘴里还不停地重复着:“啊,原来亚蒂变小了啊,真可爱啊······”

“你这个死憨八嘎!快放开我啦baka!”小小的亚瑟气呼呼地挣扎着,脸颊也鼓得红彤彤的。阿尔弗雷德笑了笑:“亚蒂,你一点都不乖,招呼都没打一声就不来参加本hero的会,这可不行呢······我先带你回白/宫,明天再抱你去开会!不接受反对意见哦!”

“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这个憨八嘎住啦!”

“不行,王耀那老家伙做得到的事,本hero也要做到!”

······

是夜,王耀看着蜷缩在被窝里睡着的小菊,脸上挂着痴汉的笑容,心里早已乐开了花。陪小菊玩一天虽然幼稚了点,可总比开什么无聊又没营养的会有意思多了,这么爽的小日子,也不枉自己费尽心机把那个自以为是的魔法师灌醉后送回家,再顺走一点能“返老还童(?)”的药液。至于为什么给亚瑟也喝了一点,纯粹是出于他对阿尔弗雷德一点小小的同情罢了【大雾】。至于他们俩什么时候变回来,得看这药液的“疗效”,他自己就不知道了。

【END】